欢迎来到中国化工信息杂志
产能增长 毛利走低 全球炼油业发展呈现五大趋势
2020年3期 发行日期:2020-02-02
作者:■ 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 徐海丰

新建和扩建项目集中建成投产使2019年成为1970年以来世界炼油能力增长最多的一年,炼油总能力突破50亿吨大关。而世界炼厂原油加工总量与上年持平,炼厂产能利用率小幅下降,主要炼油中心炼油毛利继续走低,炼油业总体表现逊于2018年,许多炼油商从上年的赚钱转为盈利下降甚至亏损。炼油商纷纷开始生产符合IMO新规的低硫船用燃料油。一些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国家和“一带一路”沿线部分国家继续推动炼油能力建设。

世界炼油能力突破50亿吨
   
    1.世界炼油能力大幅增长,突破50亿吨
    2019年,世界新增炼油能力达1.23亿吨(表1),是自1970年以来新增炼能最多的一年,引领增长的主要有中国、沙特阿拉伯、马来西亚和土耳其等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扣除淘汰的产能,当年世界炼油能力净增约1.17亿吨,总炼油能力突破50亿吨大关,飙升至50.81亿吨(图1),增幅达2.4%。


    2.亚太、中东地区炼油地位继续提升,中美炼油能力差距继续缩小
    2019年,亚太地区炼油能力增长继续保持领先,在世界炼油总能力的占比从上年的35.9%升至36.3%,中东地区占比从上年的9%升至9.6%(图2)。世界炼厂总数约660座,炼厂平均规模770万吨,炼油集中度继续提升,2000万吨级以上炼厂总数达到33座,这些大型炼厂主要集中在北美、亚太和中东地区。其中中国7座、中东地区9座、美国7座。当年中国炼油能力已达8.6亿吨,稳居世界第二,与世界第一炼油大国美国的炼油能力差距仅剩7000万吨。

 
加工量持平 产能利用率下降

    
    1.世界原油加工量与上年持平
    IEA数据显示,2019年,世界炼厂原油加工量并未随着炼油能力的大增而同步大幅增加,加工原油量约8220万桶/日,与上年基本持平(图3),这主要是受世界经济不景气,油品需求疲软、炼油利润下降等因素影响。非经合组织国家炼厂加工量4400万桶/日,略高于2018年的4360万桶/日;经合组织国家炼厂加工量略有下降。发展中国家炼油能力增长是全球原油加工量稍有增长的主要原因。非经合组织国家占全球炼油加工量的53.2%,中国占全球原油加工量的比例由13%上升到16%(图4)。


    2.世界炼厂产能利用率普遍下降
    2019年,世界炼厂总体运行表现不如2018年。尽管国际油价低于2018年水平,但由于美国对委内瑞拉和伊朗实施制裁、地缘政治不稳、事件频发,使国际原油航运价格出现数十年来最大幅度暴涨;国际油轮回港置换符合IMO新规的低硫燃料油和机件换装改装等也推升了航运运费;另外,国际市场部分品种原油溢价抬高,很多靠加工进口原油的炼厂原油供应受限,这些因素使得炼厂原料成本并未随油价下降而相应减少。再加上新建产能增速快于需求增速,主要消费地区油品需求增长乏力,世界炼厂运营持续承压,装置产能平均利用率降至81%左右,低于2018年的84%。2019年,经合组织美洲地区炼厂产能利用率由2018年的85.4%降至83.5%,经合组织欧洲国家炼厂产能利用率从87.9%降至86%,经合组织亚太国家炼厂产能利用率从91.1%降至87.4%(图5)。主要国家中,美国炼厂平均产能利用率从2018年的93%降至90.6%,中国炼厂从2018年的73%略升至74%。日本炼厂平均利用率94.5%。亚洲国家平均利用率87.2%,较2018年降低1.4个百分点。 

 
    3.北美、新加坡毛利下降,西北欧略有增加
    2019年,世界主要炼油中心毛利总体表现不如上年(图6)。不少跨国石油公司炼油业务从2018年的盈利转为利润率下降甚至大幅亏损,炼油业务处境艰难。美国海湾阿格斯含硫原油(ASCI)焦化毛利因制裁委内瑞拉,使重质原油供应减少而从2018年的8.18美元/桶下降到7.42美元/桶。亚太新加坡迪拜油裂化毛利从4.8美元/桶降至3.33美元/桶。国际原油船运费用大幅上涨侵蚀了炼油毛利,油品市场明显供大于求,当年四五月份炼油利润曾一度跌至2003年来最低,一些炼厂被迫减产。西北欧布伦特油裂化毛利从4.38美元/桶小幅升至5.23美元/桶,该地区炼厂集中检修、俄罗斯原油污染以及火灾等一系列供应中断事件对市场影响较大,汽柴油与原油价差在大部分时间表现较好,但2019年四季度炼油毛利出现较大下滑,11月中期跌至2013年以来最低点,部分炼油商利润出现负值。

  
    4.炼油商纷纷开始生产符合IMO新规的低硫船用燃料油
    国际海事组织(IMO)规定自2020年1月1日开始全球范围内船舶燃料油含硫量从3.5%降至0.5%。IMO限硫令给世界船用油市场带来巨大变革,也给炼油业带来机遇和挑战。为此,炼厂开始对工艺进行调整,亚洲和欧洲集中在提高渣油加工能力,如延迟焦化和溶剂脱沥青,对复杂程度不高的炼厂进行技术改造。一些大型石油公司已着手生产符合规定的燃料油并满足市场需求。目前,韩国、日本、新加坡、中国等国部分炼厂已提前生产出符合IMO新规的燃料油。BP公司在2019年3月宣布已在燃料油中心加注0.5%低硫油。埃克森美孚2019年7月表示准备提供一系列新的低硫船用燃料。预计IMO新规的实施将使普通燃料油需求减少120万桶/日,同时新增相同数量的超低硫燃料油和柴油需求。

不同地区炼油业发展各异
    
    2019年,世界主要地区炼油业发展各异。美国海湾地区炼油业受到重质原油供应受限的影响利润有所降低,欧洲炼油商采取措施应对油品结构的不平衡,而“一带一路”沿线不少国家继续加快发展炼化产业,大型炼厂陆续建成投产,还有一些大型炼厂项目在建或拟建。
    1.美国继续重点发展页岩油炼油,重质原油供应受限影响炼厂运营
    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等已控制得克萨斯州西部二叠盆地等页岩地区的石油生产,下一步将重点发展页岩油加工业务。埃克森美孚宣布计划将其位于得克萨斯州博蒙特的36.5万桶/日炼厂扩能25万桶/日,届时有望成为美国最大炼厂。雪佛龙将收购巴西国家石油公司位于休斯敦附近帕萨迪纳市的11万桶/日炼厂。炼油商将继续收购墨西哥湾沿岸下游炼油产能,以加快页岩油领域的业务整合。因对委内瑞拉制裁使重质原油供应受限,反过来给美国主要炼油增产造成障碍,也抑制了美国墨西哥湾沿岸地区炼厂的利润。
    2.西欧炼厂继续调整应对产品结构不平衡,日本炼油业继续加快重组整合,韩国炼油业绩接连下滑
    2019年,欧洲炼厂受到部分原油供应中断、俄罗斯原油污染以及大规模检修等的影响,其运营不稳定。西欧汽油供应过剩,同时非洲和美国供应的增加对欧洲汽油出口构成抑制。欧洲炼油商正在将过剩的轻质馏分转化为价值更高的石化产品;欧洲柴油短缺进一步加剧,柴油仍将是重型汽车的首选燃料,也将作为低硫燃料油转向海洋船用。埃克森美孚计划扩建其英国Fawley炼厂和化工装置,增加超低硫柴油产能。2019年4月1日,日本第二大炼油商出光兴产和排名第四的昭和壳牌石油正式合并,合并后的出光兴产将对旗下7家炼油厂和约6500座加油站进行统一运营。韩国炼油业绩接连下滑,国际油价下跌使其石油产业疲软,地缘政治危机和环保限制措施等也增加了其炼油业经营环境的不确定性。欧洲转向清洁能源对炼厂造成沉重打击,许多炼厂经营前景蒙上阴影,壳牌、埃克森美孚、道达尔等炼油商纷纷寻求出售炼厂。
    3.“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以东南亚、中东为主继续加快发展炼油工业
    东南亚地区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越南和泰国等国继续扩大下游基础设施建设,并加强炼化能力建设,以满足燃料和石化品需求增长(表2)。中东石油巨头加快布局下游版图:沙特阿美和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不仅分别在国内投入大量资金,还在印度、中国等地建设多个大型炼化项目;分布在沙特阿拉伯国内及亚洲的4家炼厂的建成与投运将使沙特阿美炼油总能力增至3.1亿吨;沙特阿美2019年4月收购30.5万桶/日沙特壳牌炼油厂SASREF 50%股权;科威特阿祖尔特大型炼厂即将建成。炼油能力匮乏的非洲和拉美地区炼厂建设也在推进,但进程总体较慢。例如,尼日利亚全球最大单系列炼厂2000吨丹格特炼厂即将建成;由中国石油寰球工程公司设计施工的阿尔及利亚阿尔及尔炼厂360万吨常压改造装置投产成功;安哥拉政府寻求通过扩大炼油能力减少油品进口,计划新建三座炼厂;墨西哥已开始建造新的炼厂。
  
未来发展呈现五大趋势

    
    1.世界炼油能力继续增长,新增产能主要集中在亚太和中东
    2020年,预计世界新增炼油能力约7350万吨,增速明显低于2019年。科威特国家石油公司3075万吨阿祖尔炼厂将在2020年建成投产,印度、中东、非洲一些小规模的炼厂扩建装置将建成,中国将新增炼油能力约2700万吨。
    2.2020年实施的IMO船用燃料油新规,将在未来两年内对炼油利润率构成一定支撑
    总体看,目前国际油价处于中低位水平的有利环境,能使炼油业仍然保持较好的盈利水平。但随着新建炼油项目的集中投产,油品供应增长将超过需求,加上地缘政治不稳,世界经济下行压力和不确定性增加,替代能源持续增长,油品需求增速将持续放缓,炼油毛利和产能利用率或将进一步下降。
    3.炼油业将逐步转型升级,未来炼厂可将原油以更高的比例转化为石化产品
    原油制化学品技术的发展将显著提高化学品的转化率。霍尼韦尔UOP原油制化学品技术甚至提出最终炼厂燃料产量降至接近零,实现汽油和LPG零生产,并将石化产品产量提高至80%(烯烃和芳烃)甚至更多。沙特阿美正在同时研发热原油制化学品(TCTC)技术和催化原油制化学品(CCTC)技术,前者转化率高达70%,后者转化率这60%~80%,资本支出均可减少30%。如果这两种技术顺利投入商业化,将改变炼化行业的传统工艺流程,长远看将对炼油过程带来重大变革。
    4.世界炼化产业将朝集约化、规模化、一体化、区域化、智能化和适应转型需要发展
    未来电动汽车的增长以及氢和LNG等替代燃料的快速发展,将逐步侵蚀柴油和汽油的需求。炼厂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是既需要投资建设清洁燃油的生产能力,又要应对普遍预测的交通燃料需求增长乏力,还要面对新能源的替代挤压。盈利能力更稳定的必然是规模化和炼化一体化炼厂。未来炼厂的设计将具有更高灵活性,能快速应对市场变化,并适应未来的转型需要。
    5.展望未来,世界炼油业仍将稳步发展,竞争日趋激烈
    未来,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仍将继续新建炼厂,发达经济体炼油业务趋于成熟不再会有太多的扩能,将继续整合。中东、中国以及印度等地一些大型新建炼厂将在未来3~5年内陆续投产。未来10年,炼油业将面临产能扩张、原油供应形势变化、产品需求转变和油品规格更加严格、替代能源进一步崛起、所占份额增加等多重挑战,页岩油加工量将持续增加,地区油品需求结构性矛盾将影响炼厂原料选择,国际油品贸易将加快发展,贸易量将增加,炼油业的国际竞争趋于激烈。